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转校生(回忆杀)





  班里来了一位转校生,据说来头很大,从京城来的,打架很厉害。

  程桑桑见到谢南林之前,就听过他的传闻了。

  她上的学校是县城的公立学校,周围的同学都是从出生就没出过县城,同桌徐小美神神秘秘地告诉她:“咱们以后要不好过了,京城的太子要来咱们学校来。”

  程桑桑在写作业,连头都没抬一下:“那又怎么样,和咱们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  “怎么没有关系呢,听说他很不好相处,脾气很大,能一个人单挑十个咱学校拿刀的混混。他把人打住院了,自己还好好的,连处分学校都没给一个。”徐小美比划的有声有色,“咱们要是惹到他,后果肯定很严重,听说他打人可是不分男女的。”

  “桑桑,咱们还是离这种人远一点好,唉,你写完了,那么快,作业借我抄抄。” 说完,徐小美抢过她写完的作业埋头苦抄。

  于是程桑桑对谢南林的印象,停留在他很会打架这一点上。

  几天后,程桑桑见到了,他果然很会打架。

  县城信息闭塞,谢南林算是一个重磅的大新闻,程桑桑去打饭的路上,听到的全是议论谢南林的话。

  她留下来写作业,去的晚,人流量也少。到了食堂的,饭只剩最后一点了。

  食堂很旧,墙面上是油烟熏出的黑色污垢和潮湿的青苔,散发着霉味。

  程桑桑刷卡,打走了仅剩的最后一点米饭,回头的时候被人堵住。

  一个头发染的发黄的男生没穿上衣,他很瘦,腰带松松垮垮地勾着全是破洞的牛仔裤,嘴里叼着根呛人的烟头,抬手堵住她的去路:“等等,这份给我。”

  这所学校管理松懈,鱼龙混杂,入学不筛人,交学费就行,所以什么学生都有。

  这样的霸凌学校和老师管不了也没法管,只能任由这种风气蔓延下去。

  程桑桑习惯了,她紧咬下唇,沉默地把饭盘交给他。

  她想,今晚没得吃了。

  黄毛接过盘子,低头撇了她一眼,就移不开了。

  她的手腕瘦弱纤细,薄白的肌肤覆在骨骼上,隔着肌肤能看到淡淡的青色血管缠绕,被宽大的不合身的校服包裹,脆弱得可怜。

  黄毛咽了咽口水,呵了一声,按住她的肩膀:“妹妹,陪一晚?”

  程桑桑低着头,乌黑的发丝遮住了她的双眸,她攥紧手指。

  黄毛看她不情不愿的样子,有点火大,拽着她的胳膊往外走,威胁道:“妹妹,别敬酒呀不吃吃罚酒。”

  还是学生,但是威胁人的手段已经摸索的八九不离十了。

  这样的事情在这所学校随时随地都会发生,也没有人管。

  黄毛声音很大,更多学生往他们这里看,甚至有好事者不怀好意地起哄,调笑,还有人冲她吹口哨。

  “哥,陪睡带我一个,双飞!”

  “妹妹还没成年吧,处操起来肯定很爽。”

  议论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多,黄毛也越逼越近。

  程桑桑趁他不备踹了他下面一脚,冲着食堂大门逃离。

  黄毛从后面抓住她的头发,把她逮回来,一巴掌甩到程桑桑脸上,怒目蹬圆,“操你妈的,敢踹老子,什么婊子。”

  她被扇的有些站不稳,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,白腻的侧脸上多了一道显眼的红痕。

  黄毛抓着她的手臂,按着她的头往墙上撞:“还敢吗?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。”

  墙是水泥做的,撞上去要见血。

  程桑桑闭上眼睛,但想象中的撞墙的疼痛却没有袭来,只是重重地摔坐在地板上。

  “你们吵到我了。”坐在座位上的黑发男生神色冷淡。

  *

  回忆杀~